我市中小學教師對使用懲戒手段顧慮頗多

2019-11-28 14:05:05 滄州晚報

5379e6e4ly1g9dlhr1ai7j20b407utc1.jpg

11月22日,教育部對外發布《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(征求意見稿)》(以下簡稱《規則》),提出教育懲戒是教師履行教育教學職責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職權。

教師懲戒權問題,又一次成為公眾關注熱點。

不知從何時起,賞識和夸獎成了教育的主流,校園里再難見到批評和懲戒,不少教師在工作中面臨著“對學生只能夸,不能管”的尷尬局面。

記者調查發現,很多老師對使用懲戒手段教育學生頗有顧慮,他們拿不準“什么算懲戒,什么是體罰?”,生怕正常的懲戒招致家長不滿,進而給自己和學校“惹來麻煩”。大家都希望,賦予教師“懲戒權”的規定,能細一些、再細一些。

很多老師對學生“不敢管”

“師者,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。”韓愈的這句名言,幾乎無人不知。但如今,越來越多的老師只“授業解惑”教知識,不再敢“傳道”教做人了。

劉欣(化名)一年前開始任職于我市某鄉鎮學校,教小學三年級數學。說起工作,她直言孩子們“不好教”。當有學生調皮的時候,她只能“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實在不行叫家長。我可不敢把他們怎么樣”。

劉欣教育學生“只能靠嘴”的情況,并不是個例。

張超(化名)已經在我市某中學做了20多年的語文老師。提起現在管教學生,他直言:“風險太大”。他說:“現在,有些家長太溺愛孩子了。孩子在學校犯點兒錯,老師批評一下,家長就找上門來,說傷害了孩子的自尊心。”至于像以前用的罰學生打掃衛生之類的懲戒方式,現在更是“想都不敢想”。

家長中有兩種相互矛盾的觀點

記者了解到,在家長中,現在主要有兩種意見:一類信奉“嚴師出高徒”,希望老師對孩子嚴加管教;另一類則更關注自家孩子的感受,生怕孩子受到心理傷害等。

市民李浩和妻子的觀點正好分別代表了這兩種主流意見。

李浩的兒子現在上三年級,“有點調皮,但本性不壞”。不過即使這樣,在現在大多數孩子越來越“文靜”的學校里,李浩的兒子仍然成了讓其他家長擔心的那種孩子。李浩的妻子時不時地就得領著孩子去跟別人道歉。

“全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,不是往女同學的桌子里放了毛毛蟲,就是搶了男同學的東西。”談起兒子,李浩挺頭疼的。李浩的妻子卻不是這樣的,她有時會看到一些老師體罰甚至虐待孩子的新聞,生怕自己的孩子因一時調皮被老師處罰過重,就處處護著自己的孩子。可是李浩怕孩子太驕縱,希望老師能多管管,免得孩子以后養成壞習慣,改都改不了。

“因為這事兒,我們兩口子有時也鬧矛盾。”李浩無奈地說。

學校管理者也很無奈

談及為何現在老師們對孩子“不敢管”,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:“一旦發生師生矛盾,‘錯’的大多是老師。”很多老師雖然認為對犯錯的孩子“還是該管”,可實際上往往怕引起“嚴重的后果”,而再三考慮后勸自己“算了”。

對此,學校管理者也表示很無奈。

“不是不想支持老師開展工作,而是怕一旦出事,輿論壓力太大。”市區一家中學校長無奈地表示,學校發生的事件很容易成為輿論熱點。只要家長來鬧,學校多半會為了盡快平息事態,而先將涉事老師停職,再對事件進行詳細調查。“有時根本來不及細究是非曲直,只能先委屈老師們”。

這么一來,“罰站不敢罰久,批評不敢說重”就成了老師教育學生時的常態。

“懲戒”是怎么逐步遠去的

在國人的傳統觀念中,教師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家長的代理人,懲戒學生就如同父母教訓不聽話的兒女一樣,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

但隨著西方教育理念的引入,“賞識教育”漸漸流行起來,懲戒也逐漸被視為“落后的教育手段”。

此外,我國《義務教育法》規定,教師不得對學生進行體罰、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為。

以上種種,讓一些教師被束縛住了手腳,不敢對學生的違規行為嚴厲批評、適度懲戒,甚至開始“不敢管、不能管、不想管”。

教師懲戒權的消逝,此前并未引起人們的重視。但近幾年,隨著越來越多的校園霸凌甚至學生毆打教師事件的出現,人們逐漸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
老師手里沒了“戒尺”真的好嗎

張超說,自己剛參加工作那會兒,老師們對犯錯的孩子以批評教育為主,只在面對極少數頑劣的孩子時,才會進行象征性的懲戒,“沒人會真的跟孩子過不去,都是為了讓他們改掉壞習慣”。

可如今,老師們管起學生來顧慮頗多。“想管又不敢,可不管又覺得對不住自己作為老師的良知。”年輕老師馬琳(化名)說出了自己的困惑。后來,她跟老教師學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:叫家長。

被叫來的家長們有時會覺得丟了面子,回家后對孩子大發脾氣。馬琳說:“雖然也知道這些問題,但是我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了,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變壞吧?”

幾位受訪老師均表示,大多數學生并不難教育,需要“懲戒”的只是個別學生。他們很調皮,愛沖動,最需要規訓、教導。如果老師放手不管,反而是害了他們。

對于“動不動就叫家長”這種教育方式,老師們也覺得有時過于大動干戈,但也別無良策。

市十四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師說,眾所周知,孩子的自律性差,容易缺乏規矩意識。從教育理論看,針對學生的失范行為采取否定性處理,是一種合理的他律手段,更是一種必要的教育方式。父母愛護孩子自然沒錯,但凡事應該有個度。況且,愛子女,更應該為之計長遠。如果因家長過度“護犢子”導致老師教育孩子時縮手縮腳,孩子就會得不到及時教育。孩子長大后,給他一巴掌的,不會是老師,而是社會。

把“戒尺”還給老師還面臨什么問題

今年7月,教育部提出,將依法保證教師享有懲戒權。

此前,我國《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》也提出,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學管理中,有采取適當方式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的權利。

但在實踐中,由于缺乏具體的標準,老師們往往難以有依據地開展工作。

采訪中,受訪老師均表示,依法保證教師享有懲戒權非常有必要,但希望有關規定“做得再細一些,明確哪些行為可以懲戒。”例如,對于明顯有違道德的錯誤行為經反復教育無效的,包括散布不當言論、不尊重老師、打罵同學、不完成學業任務等,是不是就能列入懲戒范圍?

此外,在懲戒的方式上,也要規定如何使用、使用到何種程度。例如,在美國、英國等國家的規定中,即使允許體罰,也要遵守以下規定:家長同意;不在公開場合進行;有第三人在場作證;考慮學生的性別、年齡及身體狀況等。

還有老師表示,最好能明確區分“懲戒”和“體罰”。“我們實在拿不準,生怕教育孩子時稍不小心就越了界”。譬如,日本就有類似的規定:讓學生餓肚子不回家是體罰,學生犯錯罰掃地是懲戒。

劉欣說,細化相關規定后,也能防止有人濫用“懲戒”或者借“懲戒”之名對孩子行“體罰”之實。???

快乐赛车计划软件免费版 辽宁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值 mlb即时比分 贵州麻将上分才能玩的 2018年七乐彩全部开奖号码 巨款大冲击 湖北30选5 188比分直播3g网篮球 微乐江苏麻将下载 安庆点炮麻将规则 竞彩篮球188比分直播 广东南粤风彩好彩一开奖结果